英超保级队vs英冠保级队 糙哥们把祖传法宝丢光了

威尔士如期淘汰北爱尔兰跻身欧洲杯8强,红龙创造了历史,贝尔又是决定胜负的那一个。就像他赛前允诺的那样:“威尔士要是能拿冠军,我不在乎自己是不是金靴。”进球的不是大圣,但导致破门的致命一传还是来自大圣。如果没有贝尔,此役铁定是要打加时赛兼互射点球的,比赛内容之贫乏枯燥,双方思路之畏葸不前,要不是王子公园球场的背景,接近5万人呐喊助威,你会以为又是一场无聊的“本土锦标赛”,或者是只打过一回,捧场不到600人的“国家杯”。

5年前,两家爱尔兰加上苏格兰和威尔士联手,试图复活停办了几十年的本土锦标赛,找了家啤酒厂冠名,一踢发现完全没市场,立刻下马。为啥?没有英格兰参加,完全卖不出去。英格兰外战羸弱被人嘲笑了几十年,可在岛内,没三狮参与,什么锦标赛都踢不起来,这类比赛实在太老土,太无趣,又老在傍晚开球,赶上阴雨,纯属浪费表情。

别看威尔士和北爱的8强对垒,王子公园球场来了几万人捧场,那是因为欧洲杯的标签,没了这个包装,再“爱国”的球迷也不愿真金白银去陪一帮糙哥在雨夜里浪费时间。跨海来袭的威尔士、北爱、南爱球迷在法国载歌载舞,不是因为拥戴的球队踢得多好看,而是赶集趁墟,凑个热闹。

其实爱国也是分场合的,并不是无条件国家队和谁踢都去看,这一点还不如咱们国足的球迷,随便踢个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也有近万人来助兴,国足一场比赛赢了“两个”对手,真是长国人志气,灭远夷威风。威尔士只有一颗半球星,北爱半颗都没有——谁会把南安普敦的史蒂文戴维斯挂在嘴边?剥开包装,这就是一场英超保级队和英冠保级队的较量,因为场合不同,竟连起码的本土味道都没了,好像一罐汽水开了盖太久,泡泡都跑光了。

赛前舆论造势,将比赛里三层外三层包装,无非要渲染正宗的英式足球被输出到了欧洲杯这个高冷的舞台,结果,英国德比踢得像一场没演好的皮影戏,既没有血脉偾张的对抗和速度,也没有英式足球固有的直来直去,咄咄逼人。英超,乃至英式足球得了个激情的标签,是因为速度够快,没有速度怎有激情?

回想30多年前本土锦标赛,威尔士阵中有拉什、特里约拉思、拉特克利夫等名将,北爱一方有门将詹宁斯、中场马丁奥尼尔和前锋杰里阿姆斯特朗。比赛以百哩时速进行,皮球飞行的时间不逊于在地面滚动,但总能找到前场的队友,极少出现本场16强对垒的失误,基本功好还能打得快,不难理解为什么80年代中期之前的十年,是英格兰足球在欧战的黄金期。油管上有个1974-75赛季欧冠半决赛利兹联和巴萨对垒的全场视频,利兹联的首发由5名苏格兰、4名英格兰、1名爱尔兰和1名威尔士球员(约拉思)组成,两回合紧逼、速度和两翼齐飞打得有声有色,克鲁伊夫在前场难得一次触球,输得毫无脾气。

几十年后,英国人把祖传法宝丢得一干二净,班门弄斧学起了控传,踢得非驴非马。北爱锋线只有拉弗蒂一个高点,给高球是发挥他优势的正确打法,让全队脚法最准的人将球送到拉弗蒂头顶,由他摆渡形成第二点,中场接应争抢这一点寻觅打门的机会。北爱却不顾自己没有技术保障,一味走地面,结果传不到三脚就丢,全场对威尔士没有威胁。威尔士因为有贝尔、拉姆齐和乔艾伦,中前场的接驳比对手稳重,得到的射门机会也更多。

对比两队,威尔士主教练科尔曼用人更正确,根据贝尔的特点部署,全队只为贝尔服务,让大圣在最有威胁的区域拿球,北爱扛了大半场,被大圣偷得左翼空当,割草式传中造成麦考利乌龙。麦考利是英超老兵,经验丰富,却在这一刻犯下极为业余的错误,面对疾速而来的地滚球,面对自己球门,怎么碰都九死一生,明智的做法是在皮球来临的刹那,作势要解围却将球放过,即使身后的对手识破打进,也不会是自己背黑锅。

威尔士下一场是比利时和匈牙利的胜方,比利时晋级机会更高,意味着上演另一场英超对垒——争冠队和保级队的对垒,档次更高,对贝尔的考验更大,期待大圣再有神来之笔。至于那些高呼“我生平只看北爱、阿尔巴尼亚”的人,还接着装吗?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Leave A Reply